1一1

发出了轰出不足的声音
叫那边/边界都可以,不要叫我大大了我瘆得慌!!
总的来说,雷轰出以外的所有轰相关cp
关注之前请务必看一下下面↓↓的关注前预警

  轰今天一直用右手托着脸颊。

  除了记笔记的时候会放下手,他连走在路上都会不时用右手揉一揉脸,感觉……特别少女。

  所以绿谷一整天的视线都没怎么从轰身上挪开过,他好好奇。

  放学,提前收好书包的轰走到绿谷的课桌边。
 
  “绿谷,过会可以陪我去看牙医吗?”

  说着还用散发着寒气的右手捂住脸,整个人都写着“我牙痛。”

  “诶……轰君是蛀牙了吗?可是你平时也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啊。”

  “是智齿。”
 
  轰的声音闷闷的。

  “难怪一整天都把右手放脸上……啊抱歉不是故意看你的!”

  轰盯着绿谷,抓起了他在空中挥舞的手。

  放在脸颊蹭了蹭。

  “这样就不疼了。”

  然后接下来一路轰的手都没有放在脸上了。

  它抓着绿谷的手。

【轰出】眠

☆如题,是久久满篇都在睡觉的一篇。
☆赶出来的很糙的生贺,久久生日快乐!!!(○`ε´○)






  今天的绿谷看上去十分困倦,上课时在座位上摇摇晃晃,看得轰也想摇摇晃晃。
  被老师拎出去清醒,结果轰还没盯他两分钟绿谷就身体往旁边一歪“噗通”倒了下去,吓得轰唰地站起来跑到教室外,把大概是睡着了的绿谷抱起来向医务室狂奔。
  “我带绿谷去医务室!”
  声音消失在走廊尽头,18个同学加上老师都沉默了一会,然后八百万默默扶起了轰倒下的椅子,老师继续上课。



  绿谷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立刻就被坐在床边的盯着他的轰吓到。
  “醒了?”
  “醒了……我记得我好像是晕倒了?这里是医务室吧?”
  绿谷四处看了下,用力摇了摇脑袋,把剩下的睡意甩出脑海。
  “这里是医务室。你不是晕倒了,是睡着了。”
  轰起身给绿谷倒了杯水,嘴里含着一口水的绿谷听到他的话就迷惑地歪了歪头。
  “嗯?”
  “个性所致,不定期就会困然后睡着。”
  “原来不是太累了呀……不过我什么时候中的这个个性?”
  恍然大悟后又迎来了问题,绿谷仔细回忆最近接触过的敌人,好像并没有相关个性的人?
  “罪魁祸首自己已经来过了,是个刚觉醒个性小孩子……”
  “个性的名字是那个小孩子喜欢的童话‘睡美人’,解除方法是得到喜欢的人的一个吻。”
  “不过绿谷……你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人?没听你说过啊。”
  被轰探究的目光盯得汗毛直立,绿谷一边冒冷汗一边耳朵发热。
  怎么办啊……!喜欢的人就是你这种事不是现在可以说的啊?!
  “诶……?喜欢的人……?我、我没有喜欢的人啊……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小孩子刚觉醒个性的时候可能会有误差吧……”
  结结巴巴地说着没有逻辑的辩解的话,绿谷攥紧了床单希望轰不要用这种目光深究,要不然他就不能保证会说出什么了……他心脏在面对轰的时候总不是很好。
  “是吗。”
  轰终于收回了目光,绿谷松一口气。
  “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去找她,这个个性很麻烦的,其他可以放一放。”
  “会的。”
  绿谷朝轰露出一个笑权当安慰。
  “治愈女郎说你醒了就可以走了,还好吗?”
  “可以啦!回去可以吧轰君的笔记给我整理一下吗?好像不小心逃了一上午的课呢。”
  “我因为帮治愈女郎查找资料所以也没有上课。你可以找饭田要。”
  “诶……真是麻烦轰君了。”
  “没事。”
  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聊天都十分自然,因为轰好像没有深究的意思,绿谷也十分放松。





  轰晚上失眠了。



  第二天轰起床洗漱完了下楼,没有看到绿谷。
  一般来说绿谷应该是比他早一点的,不过他们两个都会一起约着吃早餐,绿谷不会先走。
  今天是起床晚了吗?
  轰思考了一下,叼着面包上了二楼。
 

  绿谷的房门没有开。
  “绿谷?起来了吗?”
  轰敲门,没有人回应。
  出什么事了吗?
  轰有点担心的用力拍了拍门,依旧没有动静。
  想到绿谷一般有睡觉锁门的习惯,轰从旁边青山的房间的阳台跳到了绿谷的,打开窗子翻了进去。
  还好绿谷没有锁窗子的习惯。
  庆幸了一下,轰看向绿谷的床铺。
  被子很明显地凸起了一块,变形的欧鲁麦特正朝着他露出标准的特色笑容。
  “……”
  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走上前去掀开了绿谷的被子。
  “起床了,要迟到了。”
  没动静。
  平时的话绿谷听到“要迟到了”肯定是立马蹦起来手忙脚乱,今天……?
  轰想到了昨天的个性,皱着眉低下头伸手捏了捏绿谷的脸。
  “绿谷?起床了?”
  都快凑到耳朵旁边了,还有捏脸这种亲密到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正常情况下绿谷早就脸红到爆炸了。
  所以这就是个性又发作了吧。
  轰叹了口气,伸手把放在旁边的校服外套拿起套在绿谷身上,又认命地扒了绿谷的裤子给他套上校服裤子,全程没敢低头看床上的人。
  一手穿过膝弯一手搂过肩膀,轰一使劲把绿谷抱了起来。
  现在也只有去治愈女郎那里了吧。
  好像又要逃一上午的课了呢……
  轰在心里给相泽老师说了声抱歉,然后在众人谜之目光的注视下面无表情地抱着绿谷去了医务室。
 




  于是绿谷醒来的时候又被坐在床旁边的轰吓一跳。
  “轰君……”
  就算关系再好都有点不好意思,绿谷抱歉地朝轰笑了笑。
  “你这个个性太危险了,相泽老师说在解除之前尽量不要一个人呆着。”
  “这样啊……”
  绿谷还没感叹完,轰的话打断了他。
  “然后最近三天你放假了,治愈女郎说三天之内你是随时会睡着的状态。”
  “哈啊?”
  绿谷呆。
  “不上课了吗?”
  “你的笔记我在给你整理。”
  轰皱着眉看他,绿谷的汗毛又要起来了。
  “你今天早上没起来我还以为你被敌人袭击了。”
  反抗的话也被堵了回去,绿谷挠了挠头。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
  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话有点重,轰挪开视线。
  “这三天我也不能一直呆在你身边……如果困了在还有意识的时候给我发个坐标吧。我会赶过去的。”
  “好……”
 




  轰交代完了话还是回去上课了,留下绿谷一个人在医务室里发呆。
  有这个个性,好像哪里都去不了了啊……!万一倒在路上怎么办!
  虽然轰君有给我整理笔记,但学习还是自己的事啊!那就回宿舍学习吧反正倒在宿舍也没什么危险!
  决定好了绿谷就跳下了床,穿鞋的时候感觉腿有点别扭。
  是裤子没穿好……?
  等下,是谁给他穿的裤子?
  绿谷盯着自己的校服裤子半天,然后热度一点点爬上了耳朵。
  不是吧……!





  作业补完了,宿舍里的书看完了,肚子填饱了。
  绿谷无聊得把宿舍打扫了一遍,然而时间还是只过去半个下午。
  于是绿谷沉下心来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你还好吗?
  挺好的。
  想出去吗?
  超想!
  困吗?
  不困!
  那就走吧!
  绿谷拿着手机高高兴兴地准备离开宿舍,毕竟再待下去就要变成咸鱼了。
  同学们还在上课的话……就避开教学区吧!





 

  职场体验完了的轰拿出手机,就看到绿谷给他发了个坐标。
  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正在为没有早点发现而自责的轰突然注意到,绿谷发的坐标好像是……校内的树林。
  ……为什么会在那里?
  想着绿谷可能已经在树林里躺了好久了,轰也来不及思考什么原因,拎着书包就往学校跑。




  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轰只能沿着树林的小路寻找。
  还好绿谷也没有走到多深的地方,轰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缩在一棵老树下睡得正香。
  轰蹲在他面前,凝视着绿谷睡着时显得格外沉静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是放松过头……
  就算自己绝对会来的,但防备意识还是有一点比较好吧?
  轰伸手捻动贴在绿谷脸侧的一撮卷毛,莫名的有点开心。
  那人的头上还粘着一片不知何时落下的叶子,衣服上也有不少草屑,不是什么舒适的环境但依旧安稳。
  睡着的人好像也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头发,呓语着蹭了蹭离脸不远的手。
  轰嘴角勾起的弧度更明显了。
  他在依赖我。他对我放下了防备心。
  恋恋不舍地放开了那一缕被撮得发热的头发,轰又用和昨天一样的姿势把他抱了起来。
  回宿舍吧。


  又是沐浴着已经回到宿舍的同学们的目光把绿谷搬到宿舍,轰看着绿谷粘着各种草屑叶子的衣服有点头疼。
  然后还是把校服外套扒了下来,裤子就没办法了,他做不到。拍了拍上面的草屑把人塞进他的被子里他就去写作业了。
  房间里只有笔尖在纸上摩擦的声音和绿谷的呼吸声,喜静的轰在这种环境里放松了下来。



  夜色悄悄笼罩,轰的作业做完了,也到了他该洗漱睡觉的时间了,但被窝里的人怎么办呢?
  轰蹲在绿谷旁边,犹豫再三还是把绿谷捞了出来,伸手解他的衬衫扣子。
  明明是很正常的同学互助的动作,他却感觉自己快有点心律不齐了。
  一颗扣子,绿谷白皙的、没怎么被阳光照过的脖颈露了出来,放松下的线条柔软好看。
  两颗扣子,绿谷线条分明的锁骨露了出来,是轰的目光流连过无数次的地方,此时如此光明正大的露出来让轰有点脸红。
  第三颗,胸肌露……
  没露出来,一只手制止了轰的动作。
  “轰君……”
  绿谷的脸比他还红,毕竟一醒来就发现自己正在被暗恋对象解衣服这事太具有冲击力了。
  “醒了?”
  轰也顺应他放开了手。
  “已经到了洗漱时间了,看你还没醒就……”
  “我知道了!”
  急急忙忙打断了轰想说的话,绿谷揉搓着自己的脸站了起来。
  “既然到了洗漱时间我就不打扰轰君了该回去了……啊话说今天下午很感谢轰君把我带回来只是想出去走走的结果大意了直接睡在了树林里非常不好意思……”
  “绿谷。”
  走到门口轰及时制止了绿谷无止境的碎碎念。
  “你不想在我这里留宿吗?”
  “诶?”
  绿谷好不容易凉下来的脸颊又开始发烫。
  “干什么?”
  “怕你晚上个性发作又睡死在房间里,在我房间里我还可以照看一下。”
  “这怎么好意思……”
  “不想吗?”
  倚在门框上的轰背着光,看不清表情,绿谷却直觉地感觉到他是有点期待自己留宿的。
  其实自己也确实想要留宿的不过不是因为个性……虽然目的可能不同,但……
  “那就,打扰了?”
  看着绿谷一脸小心翼翼却又遮掩不住的开心,轰也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欢迎。”




  虽说以前也有过和轰睡在一起的经历,但不知为何这一次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脏“噗通噗通噗通”,看着近在咫尺的轰绿谷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可能是刚被戳破的自己有喜欢的人的事,虽然好像被他蒙混过关了但那天之后轰好像就黏人的很多……还主动提出照顾他,把他捡回宿舍……什么的。
  可是为什么呀?
  难道是害怕自己有了交往对象之后就不能总和他在一起了,所以趁现在多黏一会?
  绿谷被自己这个充满孩子气的设想逗笑了。
  低低的笑声在安静的卧室里显得突兀,绿谷感受到旁边的轰动了动,赶忙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过了好久绿谷的眼睛悄悄张开一条缝,结果和正盯着他的轰看了个对眼。
  “轰轰轰……轰君!怎么还不睡觉啊明天早上你还要早起……”
  说话都带着做贼心虚的磕巴,轰看着他。
  “想多看你一会。”
  “诶……诶?!什、什么?”
  这回是连头顶都快冒出蘑菇云了。
  “没什么。”
  轰善解人意地没有再说话,把自己的右手贴到绿谷发烫的脸上就闭上了眼睛。
  虽然知道这是让他睡觉的意思,但这怎么睡得着啊……
  绿谷蹭着那双冰凉却没有起到任何降温作用的手欲哭无泪。
 




  第二天早上,轰起床的时候不出意外地发现绿谷睡死了。
  捏了一把绿谷的脸,轰确定绿谷醒不过来后就自己上学去了。
  确定好了手机放在绿谷的枕头边上。





  快到午饭时间的时候轰收到了绿谷的坐标。
  轰确定好位置之后就拎着包向饭田和丽日打了个招呼走了。
  虽然他说的是去接绿谷,但他们的目光显示已经默认是去捡绿谷然后搬回宿舍了。
  其实也没错好像。




  轰跟着坐标来到了校外的一家饭馆,是绿谷常拉着他来吃饭的地方。
  进去之后与他算是熟识的老板娘笑着指了指里面的一张桌子,绿谷趴在上面睡得正香,只是面前摆着还没吃完的猪排饭,手里还捏着快掉下去的筷子。
  看到绿谷这副尊荣轰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走过去准备一如既往地搬人的时候却注意到绿谷的手机还在旁边亮着。
  “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的所以就出来吃饭了!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个性发作了,非常抱”
  字没打完就睡着了吧。
  无关紧要的道歉,但轰发觉绿谷能够清醒的间隔越来越短了。
  绿谷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吗?还是不想告诉他?不想打扰那个人?
  个性都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却不肯请求帮助,那个人是谁?
  盯着手机出神,轰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令人难过的问题却不应该是现在思考的,轰把绿谷的手机塞回他的口袋后便很是熟练地把绿谷抱了起来,在老板娘微笑挥手中离开了饭馆。
  “年轻真好呢……”
  老板娘看着面部表情都柔软了起来的轰和缩在轰怀里抓着轰的衣服的绿谷一脸感叹。



  这一回是直到晚上绿谷还没有醒。
  轰作业写完了、洗漱完了、都盯着绿谷的脸看了半天。
  为什么不睡觉啊?
  轰怕一天只吃了不到半碗猪排饭的绿谷饿到。
  等到他把绿谷脸上的雀斑数了几个来回,轰穿上外套离开了卧室。
 


  他和其他人的作息不太相同,即使到了他快睡觉的时间一楼还是有人在聊天。
  他绕过客厅去了厨房,打开了冰箱寻找食物。
  猪排饭的材料绿谷一直有存,他厨艺很好……不过自己做的话就不知道怎样了,应该是吃不死人的。总之先试试吧。
  轰轻车熟路地在划定给绿谷的地方拿出了食材。



  上鸣循着食物的香气找到厨房的时候,轰的手边已经摆了两碗看上去是失败品的猪排饭。
  “哟轰,在做夜宵哪?”
  轰回头应了一声,继续拎着锅铲与食物作斗争。
  “在给绿谷做饭,他今天没吃东西。”
  哦,果然啊。
  上鸣翻了个白眼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嘴里嘟囔着“果然池面是不会轻易下厨的。”探头看了看轰目前已经做出的成品。
  空气寂静了一段时间。
  “轰,晚上吃猪排饭对绿谷肠胃不好。”
  斟酌再三上鸣没有直接说出质疑轰厨艺的话,委婉地换了个表达方式。
  “你平时吃的荞麦面就挺好,你做那个算了吧。”
  其实是因为荞麦面是轰为数不多做得好的食物,准确来说上鸣没有见过轰做其他的菜。
  这个人食堂以外的食物都被绿谷承包了。
  想到这里上鸣带着几分对现充的怨念飘走了,不是很敢蹭轰的夜宵。
  轰盯着锅里明明还没有熟却已经有点焦了的肉低低嗯了一声。
  以后要好好锻炼厨艺,现在的话……
  轰去翻自己的荞麦面了。



  等轰端着荞麦面回房间的时候,绿谷正顶着一头湿发翻看他摊在书桌上的作业。
  “啊,轰君。”
  听到了轰开门的声音,绿谷冲他笑了笑。
  “刚刚借用了你的浴室,我好像又睡了很长时间呢。”
  轰把碗放在他面前:
  “确实很长,你今天睡到没有吃饭。”
  绿谷眼睛亮亮地盯着荞麦面,
  “谢谢轰君!刚好饿了!”
  一声“我开动了!”后,房间里只剩下了绿谷呲溜面条的声音。
  白天想了半天的问题此时却说不出口,轰只好默默观赏着绿谷的吃相。
  个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除,这个人该怎么办呢……
 

  吃完了轰没有像前几次那样对绿谷啰嗦,只是抢在绿谷前把碗筷拿回了厨房,顺便洗了。
  绿谷明显地可以感到轰的不开心,但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可能说出来后他们两个之间会更尴尬吧……
  不,说不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虽然轰平时真的很黏他。
  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性绿谷惊恐地甩甩头。
  不,不能说,说了就完了啊这是。



  在轰回来之前他就钻进了被窝,却一直没有睡着。
  只是轰坐在他旁边轻轻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也没有应。
  胆怯了……他害怕,害怕轰即将吐出口的质问。
  没有人应答,轰看了他一会就也睡了。



  过了很久,轰也睡着了的时候,绿谷悄悄伸出一只胳膊,在放在旁边的书包里摸摸索索。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绿谷弯了弯眼,另一只手把轰的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
  借着窗帘缝隙间透过的月光,绿谷把手里的创口贴小心地贴在轰被割了个小小创口的手上。
  如果只是荞麦面的话不会有刀口的吧……再加上进门时熟悉的味道……
  绿谷把轰的手揣了回去,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呢,明明厨艺也不怎样。
  “晚上吃猪排饭对肠胃不好哦。”
  小声嘀咕了一声,也不管有没有人听见,绿谷钻进被子里挨着轰闭上了眼。
  轰被绿谷握着的手动了一下。




  接下来的一天,绿谷一整天都没有醒。
  轰请假了一天。





  绿谷做了个很长的梦。
  说起来很奇怪,他三天以来清醒的时间也就仅仅够他吃饭解决生理问题不让自己先饿死,但做梦,却只有这唯一一次。
  梦境也很奇怪,以他的阅读面来看,绿谷觉得这是被魔改的睡美人。
  绿谷出久在梦里是公主,被下了沉睡百年知道被王子吻醒的诅咒。而在这个世界,绿谷在沉睡之前就已经与轰焦冻王子有了婚约。
  绿谷的身体躺在床上,灵魂却是以上帝视角观察着故事。
  深爱绿谷的焦冻王子试图打破诅咒,抱着剑来到荆棘丛生的城堡。然而只有十五岁的轰被荆棘刺穿,永远沉睡在城堡之外。
  焦冻王子转世后依旧是焦冻王子,绿谷目睹了每一世的轰出生,成长历练,被“传说中的”睡美人吸引,然后在十五岁成年后的某一天,抱着剑来到城堡,试图穿越过一片荆棘。
  百年之前,没有哪一个轰焦冻成功跨越这一片荆棘。所有的轰焦冻都与他前世、前前世的尸骸长眠与这一片丛林。
  绿谷被这可能只是原故事中一句话的剧情给弄哭了。他看着血,被洒在荆棘上,却无能为力。每一世的轰都在为他不顾一切,每一个焦冻王子都在试图将他拯救,他却只能被困在公主的身体里、被困在上帝视角里看这残酷的表演。
  百年过去了。
  又一个焦冻王子踏上了征程。绿谷知道该结束了。
  浑身破破烂烂的轰被鲜血涂满,冰冷的手连剑都快握不住。然而嘴唇却是滚烫的,在接触的一瞬,绿谷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灼烧,血液开始沸腾。
  他醒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
  他听见轰在他耳畔低语。
  “没关系。”
  如此回答着,绿谷睁开了眼。



  绿谷睁开了眼。
  他本能地感觉不对劲,被倦意浸泡多日的大脑此时逐渐清醒,仿佛从水中拎出来一般,柔软的雀跃的情绪一点点取代了沉重的困倦,不知何时卷上心头的快乐让他几乎要叫出声。
  可是他为什么要开心?
  忽的冷静下来,绿谷注意到了面前与他同处一个被窝的轰,正脸微红地摩挲着嘴唇。
  嘴唇上的一点湿意、残存的一点温热的触感,还有对面的轰,无一不在暗示着发生了什么。
  绿谷猛地“嘶”了一声。
  不管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情况,总之,他暴露了。
  彻彻底底的、无一保留的,在轰面前暴露了。
  这该死的个性。



  “醒了啊。”
  轰以为这是普通的一次苏醒,放下覆盖在嘴唇上的手就准备起床了。
  他应该没有发现吧。
  轰这么想着,然后袖子被拉住了。
  “轰君。”
  对面那个扯着他的袖子,一脸认真却又掩盖不住害怕地死死盯着他。
  “我的个性,解除了。”
  轰瞪大了眼。
  “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个个性效果还是你告诉我的。”
  “也就是说,我喜、喜欢,喜欢……你。”
  说完话心脏都仿佛被攥住了,绿谷久久没有听到回答,眼泪都怕的快掉下来了。
  然后他的脸被人捧起来了。
  在眼泪落下之前,轰轻轻覆盖上了他的嘴唇,接上了早上那个没有被发觉的吻。
  最后一丝犹疑、一丝困惑,还有早该解除的个性效果融化在这个吻里。
  这回是绿谷瞪大眼睛了。
 

?!厉害!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拍照

☆三巨头凑一块拍照的脑洞,没什么cp除了一丝丝丝丝轰出

·久中间
  绿谷感受到左边的爆豪散发出的“不爽”气息,悄悄往轰那边挪了挪。
  轰也很默契地挪出了位置,顺便拍了拍绿谷的肩膀。

  于是齐头并进变成了1v2。

  摄影师:????是这个画风吗?

·轰中间
  轰感觉爆豪可能不太喜欢和别人靠太近,所以也挪了挪。
  绿谷也挪了挪。

  又变成了1v2

  摄影师:给我回来。

·咔中间
  轰往旁边挪了挪,绿谷也往旁边挪了挪。

  虽然挪了之后爆豪快要爆炸了,但他们两个直觉这样比较安全。

  但是变成了三足鼎立。

  摄影师:……行吧。

  轰试着把自己撑起来,但发软的腿没有很好的完成工作,视线中景物一偏,他发觉自己失去了平衡。

  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是离他最近的绿谷撑住了他。

  “没事吧?”
 
  绿谷饱含担忧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看样子也是被吓得不轻。

  “没事……”

  他摇了摇头,抱着他的人的绿发蹭得他有点痒。他垂下的手抬起搭在绿谷肩上,想要再次尝试把自己撑起来。

  “只是腿酸了……蹲久了。”

  “那就不要勉强了。”

  绿谷抱住了轰的腰。

  一旁的相泽老师看着这旁若无人的两个,视线回转后还是把先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今天大家都受了惊吓就早点回去休息。绿谷,你把轰带回去。”

  绿谷朝着相泽老师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轰的背。

  “走吧?”

  “……嗯”

  坐电梯的时候同学们都很善解人意地单独让他们俩个先走。

  绿谷进去之后悄悄看了眼走神的轰,伸手按下了“5”的按钮。

  轰被绿谷的动作吸引了注意,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绿谷只是笑。

  “有点不放心……让我陪你一个晚上吧。”

夏天,轰给绿谷带巧克力。

因为怕化了所以巧克力和右手都一直藏在口袋里,反正别人也只会认为他在耍帅插兜。

其实绿谷很好奇为什么轰总要把手藏在口袋里,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还悄悄看。

轰察觉到了绿谷好奇的目光,把右手拿了出来,露出了那一块藏在手心里一整天的巧克力。

“吃吗?给你的。”

是假装平静但不小心泄露出一丝忐忑的语气。

试探.jpg

|・ω・`)
有小天使想和我扩列吗……虽然我八百年不说话
QQ→2049262724!
只要不踩我轰bao轰bai轰右安右王右雷都完全ojbk!当然主【轰出】的!
空间真的太冷了让我以为开了单机模式(





(扩的话可能会多一个躺列表的尸体因为我真的so不会说话冷场技能点满的那种,请把我当做一个话很多的山顶洞人)

诸君,我雷轰bao,雷轰bai,不吃胜出,不接受轰出胜,除了少·数出轰外极端轰左
极端到看到关键字就想挖眼睛的那种
请不要踩我的雷好吗,隔应我就拉黑我
我还不想因为一个名字拉黑人,可是我的眼睛委屈

【轰出】叶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可以当做我矫情病犯了。

  “我看过一个漫画,主人公好像在最后一片树叶落下来的时候死了呢。”

  无意识说出来以后好像才感觉到不妥,绿谷匆匆忙忙回头:

  “啊我是开玩笑的……轰君你不会去爬树把叶子粘在树上吧?”

  轰皱着眉,看了一阵他之后把视线挪开了。

  “我不会的。”

  窗外的老树枯黄萎靡,所剩无几的几片叶子在寒风中打着卷儿,似是不多时就要流干水分掉下来的样子。

  “反正绑在树上也会枯死风化,与其被人看着死亡还不如掉下来吧。”

 

  轰离开医院时经过了那棵枯树。

  久卧病床的人都会变得敏感些,陪同在病床前的人也如此。

  轰抬头看这棵树,视线随着晃晃悠悠的叶子一起颤动。

  没做什么,他离开了。


  晚上写作业的时候轰盯着窗外自家的树出神,伸手出窗外捞了一把,揪下了一手细碎的叶子。

  不是干枯得扎人的,这是青葱柔软的嫩叶。

  这到底是什么季节?

  轰有一瞬间失去了时间概念。

  轰依旧去了医院。

  绿谷很罕见地没有笑着看他,反而是在望着窗外出神。

  “轰君……最后一片叶子掉了。”

  大概是靠着脚步声认出了,绿谷用低得听不到的声音呢喃。

  轰揪紧了衣角。

  “绿谷。”

  喉咙发紧,但他好歹开口了。

  “我家的树开始长新叶子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看看吗?”

  莫名其妙的邀请,轰内心打着小鼓。

  绿谷转过身,眼里是他许久未见过的亮光。

  “诶……可以的吗?”

  害羞的本质又不小心冒了出来,绿谷挠着头红了脸,却分明是相当期待的样子。

  “嗯……当然。”

  是无比怀念的、熟悉的绿谷的样子。

  “现在……应该是春天了。”

快乐英语

是我们老师整理的笔记,想着放笔记本上也不会看所以在这里存个档,提醒一下我好好学习(……)
感觉应该是高中都可以用到的东西,慢慢背吧()

替换词:
①finally=eventually

②different:
various/diverse

③important:
vital/significant/essential/fundamental

④it's clear(to sb.)that:
it's obvious that
it's evident that
it's apparent that

⑤about:
concerning/in reference to/with reference to/in respect  of/with respect to/as far as sb./sth. be concerned

⑥had better do sth.  :may/might as well do sth.

⑦deal with/do with /cope with/settle/approach/address

⑧be good for:
be beneficial to /be of benefit to

⑨and:
as well as

⑩want to do:
be eager to do
be curious to do
be anxious to
be longing to
be dying to
have a stronge desire to do
aspire to do
have as piration to do

11.affect:
have a positive/negative effect on
have a lifelong/profound impact on
have a deep/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12.think:
hold the view that
hold the firm belief that
assume that
deem that
suppose that
have faith that
be convinced that

13.try to do sth.:
make every effort to do
make one's atmost effort to do
endeavour to do sth.
make an endeavour to do
strive to do sth.
do everything in one's power to do

14.not/never
at no time
by no means
in no way
in no case
in no sense
on no account
on noconsideration
absolutely not

感谢:
thank sb. for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express my sincere/heartfelt thanks for

be thankful /grateful to sb. for(your kind offer)

express/show my (deep/profound/etemal)gratitude to sb. for

greatly appreciate one's doing

in appreciation of all you have done for me

道歉:
apologize sincerely to sb. for

make a sincere/heartfelt/profound apology to sb for

accept my apology and understand my position

feel/be terrinly/awfully sorry about/for

-----------
打完之后我感觉我和26键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最近估计没有更新,大概都是上面↑这种热爱学习画风,取关请随意……